电子游戏

电子游戏

招纳贤士

北京在明律师事务所:违法强拆屡禁不止你敢起

2019-07-19 02:09

  在已持续多年的房屋、土地征收浪潮下,各种拆迁主体枉顾程序与被征收人的救济权利实施违法暴力强拆的情形从未断绝。在各层级法律、政策性文件对强拆行径明确否定的前提下,强拆却仍是征收领域的重要代名词和被征收人心中永远的伤痛。本文,北京在明律师事务所的聂荣律师团队将就维权的法律依据、实践中存在的问题等方面进行浅析,希望能为被征收人提供全新的启发与帮助。

  某地进行公路建设,段先生的房屋被列入征收范围之内。因补偿标准偏低,段先生始终未与征收方达成拆迁补偿协议。2018年12月,当地政府在没有任何通知及合法手续的情况下将段先生房屋前的坝坪强制拆除,致坝坪上栽种的苗木全部毁损。不久后的2019年4月,当地政府竟再次违法强拆,因为施工强度过大,导致段先生的房屋已成危房。为了捍卫自己的权利,段先生找到了北京在明律师事务所聂荣律师团队,并且在陈丽芳律师的帮助下,以该地政府与该市国土局作为被告提起行政诉讼,最终法院判决确认当地政府的上述强制拆除行为系违法。

  为了有效解决房屋拆迁过程中公权力和公民权利、公共利益和个人利益之间的冲突问题,我国相继颁行了相关法律法规,为完善我国的行政强制制度提供了强有力的法律保障,更是为规范行政强制权的行使,控制行政强制执行权的滥用提供了法律依据。

  当前房屋强制拆迁制度主要由《国有土地上房屋征收与补偿条例》《物权法》《行政强制法》《行政诉讼法》等关于房屋拆迁的法律条文组成,对强制拆迁行为进行了极大程度的限制:

  第一,在强制拆迁的条件上,《国有土地上房屋征收与补偿条例》在行政强制法定原则的基础上,对于“公共利益”的适用范围进行了具体的规定,这就避免了政府权力的无限膨胀和滥用,有利于将“政府的权力关进法律制度的笼子里”。

  第二,在强制拆迁的主体上,明确规定通过对行政强制进行司法审查以严格控制行政强制拆迁权的行使以及通过行政机关的申请将强制拆迁权交由人民法院行使相结合的方式。

  第三,在强制拆迁程序上,明确规定强制拆迁的前置程序,未依法作出征收补偿决定或者责令交出土地决定,不得申请人民法院强制执行;未履行催告、强制拆除公告等前置程序,不得实施强制拆除行为。

  第四,在强制拆迁的手段上,《行政强制法》第四十三条明令禁止行政机关在夜间或者法定节假日实施强制执行,不得对居民生活采取停止供水、供电、供燃气等方式迫使当事人履行相关行政决定。

  据此,我们得出的强拆强征结论一般被概括为16个字:合法建筑,法院强拆;违法建筑,行政强拆。凡是出现“满拧”情形的,当事人都可坚决依法维权。

  在肯定当前房屋强制拆迁制度取得长足进步的同时,我们不免要直面其在具体的拆迁过程中所存在的问题:

  第一,行政强制虽然明确规定了“公共利益”范围的情形,但对于公共利益的概念界定不清晰、对于何为公共利益的标准不明确、对于公共利益的评定机构仍存在着很大的争议;

  第二,违法强拆一旦发生,对于被征收人的补偿权益如何通过行政赔偿实现仍缺乏明确的法律规定。被征收人客观上需面对损失程度举证困难、强拆主体确定困难等难题,遭强征强拆后的权益保障整体上仍依赖于司法裁判所进行的个案裁决。譬如最高法在“许水云案”中确立了强拆主体推定和全面赔偿原则,明确指出要综合适用《国家赔偿法》和《国有土地上房屋征收与补偿条例》的规定确定行政赔偿数额,以确保行政赔偿能够对被征收人的补偿权益实现完整的弥补,并对违法强拆的征收方施以惩戒。但所有这些目前仍只是“典型案例”,在非判例法国家中仍存在许多适用中的变数。

  第三,虽然颁布了《国有土地上房屋征收与补偿条例》《行政强制法》等相关法律,但是却没有一部真正完整的法律对房屋强制拆迁的法律行为和事实行为进行严格区分,对行政强制主体资格的认定标准、行政强制执行权的监督和控制、权利的救济进行详尽的法律规制,因而往往造成行政强制执行权的滥用、司法审查监督的缺位以及法律法规的形同虚设。

  在行政强拆过程中,利益自始至终成为围绕公民权与行政权关系处理的焦点,然而不具有专业知识的公民个人很难在与效率高、执行力大、有效性强的行政机关的博弈中争取到自身的合法利益。此时有效的法律服务就成了保障公民权益的重中之重。只有具备过硬的法律专业素养和丰富的实践经验的律师才能从容的应对各种挑战,以最合理、有效、灵活的方式实现对当事人最有利的结果。

  本案中,面对当地政府和自然资源部门的双重压力,面对被告提出的“征收行为合法”“征收程序合法”“不具有原告主体资格”“被告主体不适格”等抗辩,陈丽芳律师以过硬的素质和丰富的经验为武器,以清晰的思路指出被告抗辩的漏洞,以严谨的逻辑据理力争,最终涉案强制拆除行为被法院确认违法。

  日本著名的法学家棚濑孝雄在《纠纷的解决与审判制度》一书中这样写道:“如果行政权力的膨胀是现代社会不可避免的宿命,那么为了取得社会的平衡,一方面必须让政治充分反映民众的意愿,另一方面在法的体系中应该最大限度地尊重个人的主体性,使他们能够与过分膨胀的行政权力相抗衡”。

  在当代中国,私有财产权长期以来缺乏充分的保护,公权力的扩张与监督、审查的缺位将对被征收人群体的权益造成极为严重的长期侵害。为权利而斗争,被征收人绝不是一个人在战斗,在明律师将与您携手并进,通过法律程序和手段,维护您的合法权益。(贾婉欣/文)




相关阅读:电子游戏